天人合一🌀追星逐月

八九六四满天星,夜空長耀亮晶晶;
智勇雙全踐仁義,福澤人間盡菁英!

八九六四满天星,夜空長耀亮晶晶;智勇雙全踐仁義,福澤人間盡菁英!

五千年優秀文化基因,深植華夏族群,又豈會因外來魔障進侵,未及百年便連根拔除?中共聲稱中國大陸坐擁人口14億,如果算上台灣海峽兩岸陸台港澳四地和散落海外的華人,加上一兩個億也不會算多!祇要有足跡的地方,總會有華人的腳印。凡是有人類聚居的空間,必然生活著華裔居民。

儒墨兩家思想,在神州大地春秋霸政時期,並稱顯學,根源於平民自由學說的興起與普及。周室衰微,平王東遷,王命不行於諸侯,霸主乃以「尊王攘夷」號召,圑結華夏諸侯,抵抗四夷交侵以求自保。當其時也,黃河流域地區,實際上是華夷共同生活的所在。諸夏和戎狄有著許多同樣的姓氏,華夷通婚亦被視作尋常。劃分華夷的界線,祇是不一樣的族群文化累積。

自從商周建立以來,直至秦始皇帝併吞天下的1,987年間,華夷雜處,戎狄侵擾,中華不絕若線。此所以,孔夫子讚頌春秋五霸之首齊桓公的輔弼:「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逐水草而居的遊牧民族,又那會衣冠楚楚,束髮讀書呢?周公完成封建、宗法與井田制度,又制禮作樂,輔翼封建統治以及穩定社會秩序,也成就了3,000年來中華禮義之邦的美名。孔子亦不禁悠然神往地歌頌:「郁郁乎文哉!吾從周」。

《莊子•內篇》:孔子告訴老子自己鑽研了六經,然後面見了七十二位國主,談論先王之道,詳述了周公、召公的事蹟,卻沒有一位君主讚賞。究竟是那些君主難以說服?還是道難以析明呢?

老子說:「幸好你沒有遇上治世的明君!所謂六經乃是先聖賢王的遺跡,怎會是遺跡的本原。你今天所談論的,就像在談說足跡。足跡,是鞋子踩出來的,但足跡不是鞋子呀!天性不可更攺,命運不可變動,時間不可停止,大道不可阻塞。如果得了道,做什麼都會很暢通;失了道,那就做,什麼都行不通了。」

孔子回去家後,閉門三月,禁足居家;然後再去見老子,說:「我得道了。烏鴉喜鵲孵化而生,魚兒濡沫而生,蜜蜂自化而生,弟弟出生哥哥會因失愛啼哭。我沒能順應萬物的自然造化太久了,不懂得遵循自然萬物任其自化的理,又怎能教化他人?」

孔子之初,立足於推廣人道。隨著歳月遷移,迷失於紛繁世事。老子爲他撥開雲霧,在惑而不解的探索中回返正途,以人為根本。老子與孔子的開導及教化,引領着3000年以來的華夏兒女,步向至善光明。滛虐人間72年的赤魔,不過是黃土地上的微塵,何能千秋萬世?

32年前北京城午門前血染的風采,與天地長存共星月同光!

八九六四满天星,夜空長耀亮晶晶;智勇雙全踐仁義,福澤人間盡菁英!

作者: Boss & Helen Lin

隨緣順心 ‧ 快活優遊 立己達人 ‧ 退而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