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自主⚖不受亂命

蒙古、西藏、新疆、香港的今天,
就是人類社會的明天?!

武漢肺炎發源地在兩年前冬季,經已採取了封關鎖城閉戶的措施,可是疫病卻緊隨病患流竄,迅速散播全球。在舉世奮力研製防疫方法、裝備與設施,以及檢測、診斷、治療方案,更火速開發製造疫苗的同時,病毒卻經已接二連三發生變異,成為不治之症。

認定封關鎖國禁足等禁令,可以減低甚或控制疫情的政府,直是痴人說夢。封關鎖國禁足保持社交距離誘發的,祇是嚴峻的身心康健、政治、經濟、社會和家庭問題。

安大略省自從4月10日凌晨零時01分開始,再次實施居家令以來,新病例不但未有減少或放緩,反而急增;至4月15日更創新紀錄。省長又急速召開內閣會議,商討如何應對。結果大可未卜先知,居家令之後多半會是「宵禁」了。

武漢肺炎疫情期間,政府輪番頒行居家令和社交禁令,孩子被關困室內,嚴重缺乏社交互動,導致部分孩子和青少年患上不同程度的「社交飢渴」症。在4月14日安省醫療協會(OMA)新聞發布會上,兒科醫生莫查特(Saba Merchant)表示,自去年疫情爆發後,孩子們不能上幼兒園、學校或課外活動,正常生活和規律被打亂,生活發生翻天覆地變化,導致嚴重的社交孤立。

莫醫生還認為,經濟壓力沉重家庭的孩子,面臨食物與住房安全風險,破碎不完整家庭的孩子,面臨被忽視和虐待風險。種種封鎖禁令,都會導致孩子心理健康、社交與情感培養和認知建立下降,影響孩子語言能力發展。更為惡劣的是,疫情期間,她的診所接待的兒童和青少年焦慮、抑鬱、自殺傾向、注意力不集中、肥胖、飲食紊亂、偏執和強迫症病例大幅飆升。

為甚麼那麼多國度和政府樂此不疲地施行禁令?實情是趁火打劫,混水摸魚。就以我們三級政府為例,上自土豆(TRUDEAU)領導的聯邦少數黨政府,下至省巿政府,對疫病防治皆束手無策。急不及待雷厲風行的措施,就是濫發應急福利、資助和津貼,高築債台,藉以穩固個人權位與及向支持政府的組織和集圑,進行鉅額利益輸送。聯邦自由黨少數政府續任以來從未公布的財政算,將會在4月19日面世;預算添債幾何?這筆鉅款,是用來為我們紓災解難的嗎?

財散人安樂事小,違憲侵權事大。政府可以不經議會討論、審核,通過,便可頒布緊急行政命令,為所欲為,剝奪公民權利和限制人身自由。冠冕堂皇的理據是以全民福祉作大前提,人人都得犠牲小我。螻蟻尚且貪生,何況身為萬物之靈?又何勞政府越俎代庖,保護周全?

蒙古、西藏、新疆、香港的今天,就是人類社會的明天?!

作者: Boss & Helen Lin

隨緣順心 ‧ 快活優遊 立己達人 ‧ 退而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