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當年‧離鄉背井

隨緣草的記憶從一個鮮紅油潤的咸鴨蛋黃開始。

六歲那年,母親為他收拾了個小籐喼,買了張由廣州開往澳門的內河船票,囑託了個茶房,把他托運追隨父親去了。船上吃的午飯是碟义燒飯,白米飯上放了兩條嫩綠的青菜,幾片半肥瘦义燒和半個咸鴨蛋。

父親是在中華大地被解放後逃亡的。隨緣草是在他走後才在家裡給執媽接生的,乳名因而也就是「解放仔」。放仔在廣東省五羊城的祖居是幢三層高的唐樓,基層是個經營中藥材,製藥原料和銷售成藥的店面;二、三樓住著祖孫三代人。姨婆是拉扯父親長大成人的祖輩。祖父沒有見著他,他是在祖父往生後七天,才在大年初六生下來的。祖母在延續香燈後四年,辛勞過度,一病不起。

放仔九歲那年,父親親自攜帶他別過葡萄牙殖民地濠江「梳打埠」,移居大英帝國殖民地香江維多利亞港。放仔在維港寄居40年,身份是香港永久居民,出生地卻是澳門。他的身份證也是多得母親在香港民政司署造了份宣誓紙弄來的。母親可沒有攪錯他放仔的籍貫,廣東省順德縣;國籍自然是沒有的,除非有個洋紫荊或者香港蘭國吧。

1997年7月1日,維多利亞港明珠暗投。在個淒風苦雨的晚上,末代港督舉家惜別太平山。隨緣草一家亦高飛遠引,遷地為良,移居楓葉國圖麟都萬錦巿。祖孫三代離鄉背井70年,飄洋過海,流離失所,神州夢遠。

八九六四民運,神州驚雷。驚醒世間萬千族群,追尋民主自由。華夏兒女不計犠牲,前仆後繼,促成茱莉遍地開花,環宇共產政權解體。靈動如水的香港蘭新生族群,自2013年經「和平佔中,違法逹義」啟蒙以來,歷雨傘運動、魚蛋革命、反送中逆權公民抗命,到如今反港版國安法絕境抗爭。花枝不改挺拔,迎風生姿搖曳。

23年生聚教訓,洋紫荊族群頂天立地,矢志自主命運,同心携手,堅定奮進,光耀人寰。普天之下,六合之內,鄉土之情,手足之愛,無處不在。同舟互濟,眾志壹心,齊頭並進,洋紫荊/香港蘭自然再吐艷香江?

作者: Boss & Helen Lin

隨緣順心 ‧ 快活優遊 立己達人 ‧ 退而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