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花秋葉

中共病毒為禍人間70年,老天爺可會讓它逃過大限,永賞秋葉春花?

家門前的林蔭道和後院的楓葉都在變換著顏色,披上了色彩繽紛的衣裳,也勾起了對神州大地花城春節花巿的懷想。

過年對我們來說是天大的喜事,早在臘月到來時便準備熱情慶祝。父親老是在尾禡前清理公司債務,說「欠人一文錢,不還帳不完」。年廿八,洗邋遢,動員一家大小大掃除、以及採購賀年物品。當中最為重要的是迎接新歲的春聯兒、花卉和盆頭。

在廣州祖家、澳門和香港吃的是年廿九的團年飯,因為祖父是那天往生的。豐饒的年夜飯是提早一天準備的,隔了一夜,才和著蔬菜放進火鍋燒熱吃的「一品窩」。大快朵頤後便是逛花巿,選購花枝和盆頭。回家後佈置一新,守候大年初一的來臨。

大廳正中座地花瓶樹立的是株大桃花,寄望新年大展鴻圖。第一組對角位,一角插的是吊鐘,象徵敲響美好生活的降臨,另一角擺盆果實纍纍的金橘,望聚黃金满屋。第二組對角位,左邊放的是盆水仙,清新秀美,右邊布置的是盆墨綠素蘭,超凡脫俗。

23年前別過暗投明珠、獅子山下維多利亞港兩畔、洋紫荊漫山遍野和長我育我的香港;亦把根從錦繡中華大地拔起,移植以楓葉為旗的加拿大。江南故土黃葉舞秋風的時節,安大略省圖麟都萬錦鎮的楓葉正燭火通紅。

曾被稱為五羊城、羊城、穗城的廣州,是以「驅除韃虜,恢復中華」作為號召的辛亥革命的發源地。1911年10月10日,成功推翻封建專制满清皇朝的統治。革命黨成立臨時政府,結束了從公元前221年秦朝時期開始,統共2,132年的皇朝帝制,開啟了民主共新紀元,傳播了民主共和觀念。然而,中華大地就此成立了民主共和國?

民國臨時政府成立不過38年,1949年10月1 日,共產黨就在紫禁城頭聲稱:中國人民站起來了。生息在中國大陸5000年的華夏族群,也自此交上噩運。西藏、新疆、內蒙先後飽受欺凌鎮壓、文化滅絕以致於種族清洗。香港洋紫荊新族群命懸一線,寶島台灣倖存於外力蔭庇之下。億萬計華裔族人飄洋過海,高飛遠引,擇木而棲!

中共病毒為禍人間70年,老天爺可會讓它逃過大限,永賞秋葉春花?

2020美國總統大選辯論‧2020 Presidential Debate

特朗普對中共病毒‧病毒完勝‧Trump vs  CNN+CCP Virus‧ Virus Touch Down

楓火燭天紅,冰冷廣寒宮;幾時懸秦鏡,無語問蒼穹。

戊戌中秋

庇蔭哀鴻

中共(CCP)犯罪集團,騎刧錦繡中華大地,綑綁14億華夏族群,為禍人間;輸出武漢病毒,荼炭生靈。共黨國非但傳播病毒,更兼瘋狂搜購防疫醫護物品(PPE)囤積居奇,謀財害命,天地難容。

中共竊據神州大地70年,摧殘5000載華夏傳統禮義文化,殺害億兆炎黃子孫,神農傳人。共產主義不產於中國,中國亦從未存在,所謂「中國人」,更何況中華人民共和國(PRC)?

夸父逐日、女媧煉石補青天、黃帝打蚩尤,都係古代神話傳說。紀元前14至11世紀出土的甲骨文,龜甲與牛肩胛骨上刻著的占卜記錄和解說,證實了殷商的存在。西周共和元年,才是華夏紀元的開始,那經已是公元前841年前的事。

周公姬旦制禮作樂,建立封建與及皇位繼承制度,承傳至今。春秋戰國分裂結束,秦始皇帝家天下攺姬姓為嬴。自此而後,改朝換代,祇不過是換個姓吧了。漢姓劉、唐姓李、宋姓趙、元姓索孛兒只斤、明姓朱、清姓愛新覺羅,如今姓黨。武昌起義,辛亥革命成功,臨時政府推舉孫中山先生為總統,建立「民國」。然而,中山先生的臨終囑託卻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中共承認的華夏族群56,漢满蒙回藏苗猺黎係其中8大族群。加上1842年大英帝國生養、提攜與栽培的香港,2019年6月誕生了擁抱自由、民主、人權、平等、法治等等普世價值的洋紫荊新族群和台灣人,今日華夏族群總數該是58。

國以民為本,中共卻以清洗族群是務。西藏、新疆、內蒙、香港先後遭逢惡運。治內強暴搜括,嚴厲監控,以致於收集全民遺傳基因,個人資料私隠。病毒姓黨而外,更天良喪盡,存黨性去人性,無法無天,無所不為,淪為跨國犯罪集團工具。大內外宣蠱惑人心,動搖普世價值、文化承傳、道德倫理、宗教信仰。利誘威迫,全面滲透,無孔不入。興風作浪,惡名昭彰,犯案纍纍,70年間天地為之翻覆!

中共病毒肆虐人間,招來天下圍攻;執意孤行之餘,更揚言引爆核彈,毀滅地球。「禍福無門,唯人自招;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善惡到頭終有報,祇賒來早與來遲」。惡貫满盈,定招天譴,秋後算帳,斬妖除魔!

讓孩子上學去吧‧BEG TO SCHOOL

教師的安全得有保障,醫護人員、執法人員、消防員、緊急應變與及必須工作員工又如何?

大人有的權利和義務,孩子也是有的吧。誰可以剝奪孩子上學的權利去謀取些甚麼呢?

左隣右里整個夏天,下午都開泳池派對;一家大小連同限聚數目範圍內的親朋戚友,自由自在地享受著夏日艷陽天和各色式各樣戶外活動。黃昏夕照,彩霞漫天,燒烤食物的香味四溢。夜幕低重,後院地台上的燈光亮起來了,好讓文娛康樂活動繼續進行。

天色還未亮透,月亮尚未探出頭來。街道、行人路和腳踏車道上,便有獨個兒、三兩個人、一家大小、母親推著嬰兒車和傷健人士推著輪椅,在溜狗、健步、緩跑、運動或放風。這可都是幸運兒,得著老天爺的恩賜。老天爺不獨為我們在大氣層開了個小洞,透進在10秒鐘內殺死中共病毒的紫外光,還讓我們可以外出活動,保持身心健康,堅決疫境自強。

試想想呆在護理安老院或者謀利安老院的長者,或者住院的長期病患者,還有兒童醫院裡的病童,以致被禁足居家無法外出的人。他們就祇有守在窗戶旁邊,給漏進來的陽光照照。就是身心健全的人,長期遭受禁錮,也會產生種種生理心理問題吧!何況生機蓬勃、活力無窮的孩子們?

放棄在日本學醫,毅然回國筆耕拯救靈魂的魯迅認定:遊戲是兒童最正當的行為,玩具是兒童的天使。幼兒上幼稚園,青少年上小學、中學,至關緊要的乃是尋找玩伴,開開心心、快快活活、健健康康地通過嬉戲遊玩成長茁壯,而不是接受甚麼基礎教育。

春節假期以來,自由黨聯邦小數政府和安省保守黨政府,一味渲染疫情嚴峻,接連宣布防疫禁令,形成過度恐疫心理,人人自危,惶恐終日。近月疫情抒緩,各省尋求學校復課。安省省長竟至於「乞求」四大教師工會「合作一回」,好讓孩子9月重返校園,歡欣會聚。然而,教師工會除提出諸多要求,比如宣布所有師生必須戴口罩,承諾升級學校通風系統,錯開開學時間…等等外,還上告法院,控告省政府復學計劃會令師生安全得不到保障。

教師的安全得有保障,醫護人員、執法人員、消防員、緊急應變與及必須工作員工又如何?大人有的權利和義務,孩子也是有的吧。誰可以剝奪孩子上學的權利去謀取些甚麼呢?

小土豆‧大想頭

一🍁知秋‧信自由黨政府👎會揸兜*

志大恨才疏,心高土腦多👃名枷和利鎖,種因終結果

一🍁知秋‧信自由黨政府👎會揸兜*

*漢語拼音:dōu;粵拼:dau1

*兜:廣東話叫砵頭,和尚沿門托砵化緣,乞兒揸兜乞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