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心‧之二

聯邦自由黨少數政府之所以尾隨世衛組織建議,是否因為我們也有位醫生布魯士‧愛活(Bruce Aylward),在那裡高居助理總幹事之職?

雖然疫病在加大流行,國會曾經兩度邀請愛醫生回國匯報疫情,可是至今未見踪影。

國會山莊唯有在5月初向他發下召令,回家必需出席聽證會!

譚詠詩聯邦首席衛生官沒有在其他國家研究小組,對病毒進行全面深入分析的時候,建議成立小組。她最重要的職責是從得知疫病開始,就不斷提供有關病毒的資訊,並且怎樣從人到人傳播。 比如它可以在開放的空間停留3小時;病患就是離開了房間,病毒仍將在那裡3小時。如果病毒沾附在金屬上,比如說鐵、 銅等可以生存3-4天。病毒依附在塑膠紙或非金屬表面,也可以生存2-3天。病毒在空氣中浮游,如果沒有戴口罩的話,很容易會被感染。

今年2月,瘟疫在中國大陸、伊朗、美國、義大利擴展,各地政府積極進消毒,可沒有見到加拿大任何地方做同樣的措施。這些防疫指示和措施不都是應該由首席醫務衛生官作出的嗎?不單如此,聯邦政府非但沒有準備應對疫病必需防護物品,還於2月初向中共捐贈防護服、面罩、口罩、護目鏡和手套等個人醫療防護物品(PPE)16噸。待到疫情在加拿大全面爆發,中共反過來乘人之危,漫天要價,還交來假冒偽劣產品,甚至不一定會得到供應。譚醫生對種種事情,是否因為懵然不知,而未曾作出相關的探討和建議?

武漢肺炎爆發以來,加拿大聯邦政府和醫務衛生官員,至今緊緊跟隨世界衛生組織(WHO)公布的資訊和建議行事。世衛在中共肺炎於中國大陸蔓延時,曾經表示,病毒不會人傳人,也不用戴口罩和封關加以防禦云云。世衛譚德塞總幹事怎麼說,譚詠詩首席衛生官就照樣向我們傳達。台灣成功擊退武漢肺炎,寶貴而有效的防疫措施和經驗,丁點兒也得不到世衛組織的嘉許與傳揚;唯有大量生產口罩等疫病必需防護物品,送交急需地區使用。

聯邦自由黨少數政府之所以尾隨世衛組織建議,是否因為我們也有位醫生布魯士‧愛活(Bruce Aylward),在那裡高居助理總幹事之職?雖然疫病在加大流行,國會曾經兩度邀請愛醫生回國匯報疫情,可是至今未見踪影。國會山莊唯有在5月初向他發下召令,回家必需出席聽證會!

满面憂腮的聯邦總理又怎樣帶引我們疫境求生?

作者: Boss & Helen Lin

隨緣順心 ‧ 快活優遊 立己達人 ‧ 退而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