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心‧之一

在政府官員承擔責任的國度,遇上首相、總理或第一夫人感染瘟疫,首席醫療衛生辦公廳官員須因失職無能而被革職或者問責。

在專制極權的皇朝,失職臣下奴婢性命不保。

設若總理夫人遭遇恐襲,首席國家安全官員該當如何自處?

在中共武漢病毒第一波侵凌達到頂峰的當兒,來自疫情淒厲的安大略省國會議員和聯邦保守黨領袖候選人戴力·史隆(Derek Sloan)在臉書(FaceBook)與推得(Twitter)發佈了一道訊息及視頻。史隆聲言:聯邦政府首席衛生官員譚詠詩(Theresa Tam)辜負國人和必須離職!更強調加拿大必須堅持主權完整,以及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HO)和中共的宣傳誤導,對加拿大公共衛生事務絕無發言權利!

史隆在推得視頻還質問:(譚)是為加拿大還是中共工作;更指責中國大陸頂級醫生,不斷重複散佈世界衛生組織對武漢肺炎的定調和共產主義政府發出的誤導信息。他的言論在社交媒體上立即炸了鍋,並且迅速遭遇了譴責與圍攻。出面指責的更給他扣上「令人憎惡」、「邪惡」、「歧視」和「仇外」等五花八門的帽子。然後,推得鋪天蓋地的向譚官獻上歌功頌德的讚美!

且讓我們先看看,自這場威脅人類生存的瘟疫發生以來,由小杜魯多(Justin Trudeau)帶領的聯邦自由黨少數政府,為我們做了些甚麼?瘟疫在中國大陸城巿武漢爆發被廣泛報導的時候,聯邦政府甚麼都沒有做。政府營運、津貼、資助及或刊登廣告的傳媒與機構組織,都不過收到世界新聞報道的一個訊息。

當我們想要控制疫疾時,譚醫生就給我們發定心丸:(武肺疫情)風險很低,加拿大人不應該擔心,甚至無需戴口罩。後來,問題在美國引起了關心,她才告訴我們應該買防護必需品放在家裡,比如衛生紙。

中共宣布武漢封關後,譚官並不是建議先採取防護措施,而是讓那些在武漢的人飛來加拿大。她不但沒有要把那些在郵輪上受病毒感染的人隔離,直到病毒被清除,還要求讓他們跟身體健康的人,乘搭同一班機回國。她不限制入境口岸的訪客和旅人進入,也從未就如何處理來自疫區的人作出任何指示。我們就讓來自澳洲、亞洲、非洲和歐美的病患和帶菌將疾病傳染散播,終至全人類慘受池魚之殃!

在政府官員承擔責任的國度,遇上首相、總理或第一夫人感染瘟疫,首席醫療衛生辦公廳官員須因失職無能而被革職或者問責。在專制極權的皇朝,失職臣下奴婢性命不保。設若總理夫人遭遇恐襲,首席國家安全官員該當如何自處?

https://ca.news.yahoo.com/coronavirus-covid19-canada-latest-updates-190048955.html

https://ca.news.yahoo.com/covid-19-heres-whats-happened-175900444.html

當家作主‧自由可貴

身在福中者,可知自由民主珍貴?!

庚子晚春糓雨,潤物無聲,清洗無數人間災劫。今時今日,五洲七洋地表上有人類建立家園的地方,大多封關鎖國,以求永續生存。

中共武漢病毒,自去年十月以來,肆虐全球。踏入今年,病毒更追隨中國大陸春運,散播國民所到之處。疫情深化蔓延,人類成為命運共同體,受病毒感染者以百萬計,確診染病者以十萬算,因病往生者亦以萬記。天可見憐,賜我們與生俱來的免疫和自癒能力,解救了無量數的生靈!

在未有預防病毒疫苗和治療藥品研製成功以前,封關閉境、人與人之間保持合適距離和注意個人衛生,幾乎是我們能夠用上的方法。這樣一來,人類社會活動就進入了停滯狀態。但是,這也許是件美事。人人自主自決,隨心所欲,順心而行。

不用依時依候上牀就寢,可以睡到日上三竿猶未起,因為無需上學上班上崗。天上又掉下白花花的銀兩可供花費,政府無須顧慮盈虧,從國庫掏出稅金,派發公民應急之用。食飽無憂米,清理前邊庭院車道,修飾後邊園子建築景緻,執拾家居整潔,優化安樂窩。平日各有各忙,關上房門,便成別國;如今賦閒在家,朝夕與共,增進親子關係。往日離家在外,三餐就食四方。眼下禁足居家,沽酒巿脯而外,惟有親自舉炊,厨藝大精進可期。

在家千日好,但是也有不少生活在推崇普世價值,擁抱自由民主國度的人,卻不願遵從禁令,上街遊行集會和平示威。以疫情至為嚴重的美國為例,最少經已有10州公民參與,反對被剝奪了基本的自由和憲法確立的權利。他們的訴求也祇是回復日常的生活和工作而已。與瘟疫大戰時期,當權主政者是否便自動天授上方寶劍和無限權威,可以放手施為?監獄裡的囚徒,無需工作,衣食無憂,有瓦遮頭,可有人甘願居留?

疫源國和治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在這個非常時期,讓政府享有無上權威;手下附庸走狗奴婢以至國家機器,即便良知盡失,無法無天,假公濟私,殘害國民。身在福中者,可知自由民主珍貴?!

https://www.theepochtimes.com/anti-lockdown-protests-surge-amid-ongoing-fight-against-virus-2_3319903.html?fbclid=IwAR0XCwbX1NUilg3mMFI-1W280qkD_VoKZtFsE8zN6sx8wF2RbI0HpaB37Vc

裝睡‧覺醒

我們能否信任我們的公共衛生官員?因為世衛組織本身就是問題所在。

譚官會怎麼回答這樣的問題:她是七個負責維持對他們信任的人之一?她不能坦然承認是個橡皮圖章、瀆職和腐敗,是嗎?

再看看領導我們抗疫渡時艱的杜總理,您就會加倍寢食難安。每天祇是步出家門,站在臺前,大慷我們納稅人之慨,先使未來錢,高築債台。為的又是甚麼?!

在全球一遍譴責、批評與追究聲中,Twitter卻對加拿大首席公共衛生官譚詠詩(Theresa Tam)予以大力支持。譚醫生自武肺瘟疫爆發以來,給了我們諸多奇怪的建議。在2月和3月時,她告訴我們加拿大人感染中共病毒(CCP Virus)的風險很低。

然後,她建議我們不要戴口罩,儘管後來她又建議戴。更離奇和不可思議的,就是她作出了個後果極其嚴重的誤判:允許來自中國、伊朗和埃及等等,飽受疫情困擾的人,在未經任何感染篩查的情況下,通過加拿大邊境。於是,到3月底,政府收集所得的數據顯示,受病毒感染的人有72%是由來自這些國家的人輸入的。到四月中旬,我們這裡有32,000以上人感染病毒及超過1300人病故!


去年12月初,曾經為蒼生說過話的李文亮醫生離世前,在YouTube上透露中國出現嚴重病毒傳播,並且造成數千人死亡。當地警方對他進行訊問時,他把新病毒比作SARS。令人費解的是,無論是世界衛生組織(WHO)還是譚首席公共衛生官,都不曉得為疫病大流行做好準備。


國際醫學期刊上對中共病毒基因組發表的研究顯出,病毒早在去年10月侵入人間。作為世衛組織的一位高級官員,譚官甚至在世衛組織尚未決定宣佈疫病大流行之前,經意識到這科學發現。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雖然她早已知悉這種具有強烈侵略性和致命的病毒的發現,卻為葚麼作為國家最高公共衛生官員,並沒有建議我們怎樣去應對?


譚官也是世衛組織衛生災難委員會僅有的七名成員之一。目前全球武肺感染病例超過2300萬,往生159,000例,公認是場毀滅性的健康災難,就正正發生在她的眼前,而她是有責任去阻止的。就是退10,000步來說,向全世界示警,也是一個人該做的事情!

對我們來說,疫情極之可能會更糟。我們能否信任我們的公共衛生官員?因為世衛組織本身就是問題所在。譚官會怎麼回答這樣的問題:她是七個負責維持對他們信任的人之一?她不能坦然承認是個橡皮圖章、瀆職和腐敗,是嗎? 

再看看領導我們抗疫渡時艱的杜總理,您就會加倍寢食難安。每天祇是步出家門,站在臺前,大慷我們納稅人之慨,先使未來錢,高築債台。為的又是甚麼?!

4月18日也有武漢人站出來追問為甚麼了!

https://ca.news.yahoo.com/i-stand-with-dr-tam-twitter-shows-support-for-canadas-chief-public-health-officer-amid-criticism-from-conservatives-190651096.html

https://ca.yahoo.com/news/people-awakened-seeking-covid-19-000052249.html

https://ca.news.yahoo.com/coronavirus-covid-19-news-and-live-updates-120246923.html

同舟須共濟‧壹個不能丟

壹場自有人類生活以來的大瘟疫,榮顯了人性光輝的同時,也暴露了我們的陰暗面。

無量數秉持良知、奉行公義的人,為了應對疫情,犠牲小我,完成大我。

壹場自有人類生活以來的大瘟疫,榮顯了人性光輝的同時,也暴露了我們的陰暗面。無量數秉持良知、奉行公義的人,為了應對疫情,犠牲小我,完成大我。

曾經為天下蒼生說過話的烈士、吹響哨子發出警報傳遞信息的義士、防疫檢測診治護理病患的守護天使、封關鎖國保土衛民的國士、堅守維持生命給養和看顧病患崗位的好公民…,義無反顧地作出了神聖的奉獻!

與生俱來的三大病毒,「貪、嗔、癡」,也現出了真相。席捲全球的大瘟疫,病毒根源於「貪」念。貪圖「強國復興」、夢想「天朝再現」通過「一帶一路」掌握五洲七洋,打造成無藥可治的致命病毒。身披「名枷利鎖」的囚徒,趕上驚天大難,趁機渾水摸魚;貪求名利,推波助瀾,終於荼毒天下。

「天朝」夢引爆的滔天大禍,激起「人人得而誅之」的義憤,「天下共誅之」聯盟亦正在結成。然而,好夢正濃的今上又哪會醒過來呢?反而「嗔」念就這樣誕生。今上以為天朝幾十年來,為地球興辦築大量建設。地表上享受著科技進步文明生活環境的族群,不但不知恩圖報,還要同心攜手,討伐「天朝」,可萬萬不能讓他們善罷甘休!

冒犯天威,「雖遠必誅」。況且,就是討伐到天腳底去,也不過是打打嘴砲,說說病毒非源於中土、中土應對疫情成就重大;又把無數謊言無限散播,讓臣服腳底的奴婢鷹犬附庸盡力宣傳而已。天朝奴婢鷹犬附庸,無遠弗至,病毒隨身,完成「雖遠必誅」上諭,易如反掌。

「癡」毒乃是「貪」「嗔」兩毒的總和,不說也沒有人不一清二楚。闖下這樣一個人類文字語言符號表倩動作無法形容的災禍。不知悔改而外,還執迷不悟,更獨意孤行,往生方休。直是荒天下之大謬,亡絲毫之滑稽!「癡」毒心生,萬惡由此而作。無心實「非人」也,我們得為這海量「非人」,尋回失去的性靈,壹個不能丟!

天下是一家,不外妳我他;同舟須共濟,個個笑哈哈!

https://ca.news.yahoo.com/which-countries-have-no-cases-coronavirus-why-093754872.html

春光伴我行

天色還沒有亮透,早鳥溫婉的呢喃,份外醒晨。躺臥牀上靜養,等待晨光第一線。反正大難臨頭,既為奉公守法,又為自求多福,禁足戶內,時間多著呢。

在平常的日子裡,太陽還沒有出來,經已到社區中心室內泳池晨泳去了。如今社區中心卻因為疫病流行,打從個多兩個月前便給聯邦及省政府明令關閉。晨泳、焗桑拿、泡按摩池跟熱水浴等健身養生活動也自然泡了湯。

社區中心被封,沒有甚麼大不了。但是,春假以後,學校也停了課,孩子們幾時回校復課,衹有天曉得,問題可就大得多了。然後是甚麼都停擺了,國會議員、政府官員、公務員、公司與辦公室職員、商鋪及工廠員工等等等等,都不用上班開工了。惟有維護生命活動的機構和工作人員,才得冒著感染病毒與失去生命的危險,為顧全大我而作出犠牲和貢獻!

這場曠古未見的大災難,席捲全球,奪去數以萬計的生命,可還沒有停止的跡象!要是能夠通過封鎖、隔離、防護、檢測、治療、清潔和消毒,止住災難蔓延和擴散,就該謝天謝地了。故此,雖然說是躺在牀上靜養,身處非常時期,思緒卻起伏不停。

一片金光,透過紗窗映入眼簾,挑起了出外走走的衝動。步出家門,吸口清涼爽朗的空氣,肉體與靈魂頓時煥然一新。抬頭挺胸,迎著藍天白雲,信步前行。林蔭大道兩旁的花草樹木,有些含苞待放,有些長出了嫩芽,樹下也冒出了新綠。樹上鳥啼不絕,松鼠上下奔忙,開展了儲備冬糧的工作。栽種鬱金香家庭的前院,花朵經已準備好迎風招展。

馬路上絕少車輛行走,迎面而來的是春風吹送的生機。路旁偶然出現雁行一線似的年青人在緩步跑,也有些是騎著自行車經過的。行人路上偶遇兩老或者倆口子甚或一家四在蹓躂、健步;也有母親拖著幼小的孩子或者推著嬰兒車散步;當然亦會見到溜狗的。

在路上進行著不同活動不期而遇的人,都會綻放比平日更加燦爛的笑容,或是豎起大拇指,或是揮手示意,互勵互勉,雖然彼此給兩米或以上的防疫距離分隔著。受難節的陽光驅散满天愁雲慘霧,預告復活節人間满溢無限生機!

武肺福利?!利己利人

聯邦自由黨少數政府這個急就章,一面倒向商界與青少年,而且千瘡百孔,掛一漏萬,唯一對準的祇是聯邦自由黨政客的票源。

這一籃子疫病應急福利政策,也許是利己利民的德政,怕的祇是不會皆大歡喜!

武肺攪到人人自危,連同免於恐懼的自由,經由中共一帶一路擴散全球的病毒一併失去。縱使我們夜裡好夢連場,也不會夢見天上掉下來的不是饀餅,而是花花綠綠的鈔票!

聯邦自由黨少數政府,自疫情日趨嚴重的時候,並沒有迅速封關和制定措施防疫,而是馬上釘緊在怎樣派發福利津貼,以渡時艱。首先謀求的是擴大政府權力,任由政府撥用公帑而無須經過國會討論、研究和批准。幸好在野保守黨提出反對,才不能如願以償。

杜魯多就是在防疫自行隔離期間,也急功近利地透過電子傳媒,推出聯邦政府一籃子應急援助計劃,當中主要三大福利包括:加拿大緊急福利;企業薪資補貼;就業保險。除此之外,還有兒童福利和學生貸款。

總理雖然再三強調,符合頭三種福利申請資格的納稅人,祇可以申請其中一項;但是,對其他曾經或者快將被納入稅網的公民來說,這一籃子的應急福利政策是否公平合理、一視同仁?

仔細審視符合申請人的資格,比如您要申請就業保險,得满足以下條件:住在加拿大,年齡至少15歲;因中共病毒而無法工作,或有資格獲得就業保險或患病津貼的人;在2019年或在申請補助金前的12個月內總就業收入至少5,000元,並且過去4週內連續至少14天沒有收入(包括自僱)。至少5000元的收入來源涵概:就業、自僱、產假津貼、父母福利,或者魁北克家長計劃下的福利;您不能主動辭職和自願離職。

僱主如要申請企業薪資補貼,則要具備以下條件:企業薪資補貼將為所有因疫情爆發而損失了30%收入的企業,提供75%的工資補貼。公司必須出示證明,證明2020年3月的收入比2019年3月減少30%;補貼將向雇主提供雇員薪金首58,700元的75%,相當於每週收入1,129元中的847元由政府來支付,剩下的25%由企業支付。

公司必須提供在特定月份收入低於去年同期的證據來每月重新申請;聯邦財政部長莫紐聲明,申請薪資補助公司要證明正極力支付餘下25%的員工薪酬,又強調如果濫用這個制度,將會面臨嚴厲的罰則。

聯邦自由黨少數政府這個急就章,一面倒向商界與青少年,而且千瘡百孔,掛一漏萬,唯一對準的祇是聯邦自由黨政客的票源。這一籃子疫病應急福利政策,也許是利己利民的德政,怕的祇是不會皆大歡喜!

https://ca.yahoo.com/news/coronavirus-china-1954548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