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足?有餘!

2020年我們全都會中產起來嗎?!

聯邦自由黨少數政府,打從2015年大選開始,就捆綁了中產階級(Middle Class)作為競選核心策略。但是,卻從來沒有加以充份解說。當年賈斯汀·特魯多(Justin Trudeau)在接受採訪時談到,「中產階級的稅階”是從44,000美元到89,000美元不等,;一個「典型中產」的四口之家,每年賺取90,000美元。

光從收入去界定中產階級,統計局在2017年底公佈的人口普查數據提供了一個標準。2015年加拿大家庭收入中位數是$70,336元,顯示一半家庭年收入超過7萬加元。 至於個人收入中位數則是47,487加元。 如果將收入從高到低排名然後分成5等份,每份佔五分之一,底層20%的家庭年收入便低於3.3萬元,中值為$70,336元,頂層富有20%的家庭收入高於13萬元。 

如果將中間的三個群體定義做為中產階級,那麼家庭年收入從3.3萬到13萬都可以稱為中產階級。怪不得聯邦自由黨老是向中產階級傾斜,全力為這個階層謀福利了。那是個80%的票倉啊!

這個唯一的標準,和一般人的想法大不相同。許多人眼裡的中產階級,還包含著另外一些元素,比如從事專業工作,收入穩定,有房有車,兒女受好良的教育,有認同的價值觀,過喜愛的生活方式等……。聯邦根據一個沒有界定標準的核心去製定國策,4年的成績,有目共睹,無需再議。再這樣下去,我們就都成為發達國家當中最不入流的中產國家了!

最近還有人問小特中產階級是甚麼?總理的回應是「加拿大人都心知肚明」。擺在眼前的事實卻是,加拿大聯邦破產監督辦公室(OSB)最新數據顯示,截至9月的過去1年中,全國破產申請個案總計13萬3,923件,同比升8.5%。其中債務重組個案7萬9,457件,同比升17.0%;破產個案54,466件,同比降1.8%,降幅遠遠不足以抵銷同期債務重組個案升幅。

身為全國經濟重心的安省破產申請個案總計43,240件,同比升13.4%。其中債務重組個案2萬8,688件,同比升22.9%;破產個案1萬4,552件,同比降1.6%,降幅遠遠不足以抵銷同期債務重組個案升幅。也就是說,安省破產申請個案占全國近1/3。

2020年我們全都會中產起來嗎?

坐食山崩‧坐吃山空

As Long As the Liberals Minority Government Survive, We will be DONE?!
‘In Ottawa, the Prime Minister will describe in great detail how he will rebuild the military, balance the budget and develop the North. He will do none of those things.’

和理勇武‧原是一體

一字之差,差天共地;
和理勇武,原是一體;
眾志成城,同舟共濟!

2019年11月24日區議會選舉結朿,洋紫荊一日之間變成黃色,非建制候選人進佔了離島區以外17區的主導地位。「和理非」不與「勇武派」割席之餘,還充分配合,取得豐碩的成果,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奠下了基石。

97年東方明珠暗投以前,香港本來就有和平表達的自由和法制。因此,居民從來都是採用理性、和平的集會、遊行、示威提出訴求,並且反對使用暴力。2013年戴耀廷提倡「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尋求「以法達義」,用公民抗命的方式,為香港爭取民主。「和平佔中」,公民抗命的集會和遊行雖則違法,但是仍然堅守和平的原則。

可是,在佔中運動關鍵時刻,卻出現了以年輕人為骨幹的「勇武派」,推出帶有武力的抗爭行動。於是,勇武派甫出娘胎,便給扣上使用「暴力」進行抗爭的帽子。然而,「武力」和「暴力」,根本上是兩回事。

自「雨傘運動」 以來 的5年,「勇武派」的成員,就這樣被定性為「暴徒」。許多「暴徒」還被拘捕、檢控、判刑,投進了牢獄,服「暴動」罪的刑期。事實擺在眼前,「和理非」也好不了多少。「佔中三子」的發起人戴耀廷從來沒有使用或者鼓吹過使用暴力,還不是給關進牢房,近日才給假釋了出來?陳健民可還得呆在獄中歡慶區選大捷!

甲骨文裡的「武」字是由「戈」和「止」構成的,戈是古代的一種兵器;下面是一隻腳(止)。會合兩字的意思,表示行軍、征伐,就是運用武力解決問題。《說文解字》在註釋「武」字時,引用楚莊王認為打仗的目的不是耀武揚威,而是為了停止干戈的解說。

神州大陸,錦繡山河,繼商湯伐夏桀以武力推翻皇朝的是武王伐紂。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姬發帶領周與各諸侯聯軍起兵討伐商紂,最終滅商建周。所以,進行革命,必須動用「武力」,以期「撥亂反正」,與「暴力」本質上是「風、馬、牛不相及」!

遺憾的是「和理非」當中的「非」字,剛出現就給配上個「非暴力」的詮釋。於是,堂堂正正的義師,便長久被醜惡化成黨國特別行政區「黑警隊」及「速龍(製暴平亂)小隊」。是非顛倒,黑白混淆,香港地自然烏煙瘴氣!

一字之差,差天共地;和理勇武,原是一體;眾志成城,同舟共濟!

港加連心‧走出黑暗

新香港人‧New HKers‧快活抗爭‧並肩同行‧時代革命‧走出黑暗

新香港人‧New HKers‧快活抗爭‧並肩同行‧時代革命‧走出黑暗

香港狂想曲 Hong Kong Rhapsody‧https://youtu.be/vETdNFCkqAU

新港人‧New HKers‧講‧speak‧港語‧Hongkonglish

港人港語

港人港語HKers speak Hongkonglish

https://bosslin.blog/2019/12/26/%e5%bb%a3%e6%9d%b1%e8%a9%b1%e2%80%a7%e9%a6%99%e6%b8%af%e8%a9%b1%e2%80%a7%e6%99%ae%e9%80%9a%e8%a9%b1/

中共對全球民主的威脅‧香港人抗爭的時代意義‧https://youtu.be/AEs1vLozRmE

港人港語

2019年中橫空而出嘅洋紫荊一族新港人,講嘅港語‧HONGKONGLISH‧港式粵語,並非純粹廣東話‧CANTONESE。

比如CCP VIRUS人傳人,好多國家頒鎖國或者禁足令,有冇喺屋企KEEP FIT同PARTY講SAYONARA?

係多種語文混用嘅國際語言,日後梗世界流行!

70年前,中國大陸出現咗個新政權。新政權成立先至7年,就將普通話,寫殘體字,組合成現代標準漢語,兼夾頒布廣泛通行全國。但係,中國大陸以外使用中文地區,尤其是東南亞,對中文就有唔同稱謂。台灣稱為國語(Mandarin)、馬來西亞同新加坡叫做標準華語,港澳特區就同大陸冇咩分別喇。 將中國推向大一統時代,奠定二千多年政治制度基本嘅「千古一帝」秦始皇帝,喺語言方面冇「統一」大業,就咁畀普通話(Pu Tong Hua)完成咗?

秦始皇帝喺統一神州大地嘅同時,實際上亦確立咗政府文告使用嘅「國語」(Official Language),即今時今日嘅所謂「法定語文」,廣東粵語(Cantonese)就係始皇帝欽定嘅國語。當時始皇帝採用嘅,係東周時期形成,用於列國溝通交流嘅「雅語」。

秦國喺戰國時代,曾向嶺南蠻荒地區,發配同遷徙咗大量中原人。歷史上記載有五十五萬人,加埋為逃避處分向南流亡嘅罪犯,數量就更為可觀喇。咁大群包括戰國七雄治下遷居南蠻之地嘅移民,平時生活用以溝通交流嘅當然係「雅語」。

只得短短14年多啲嘅秦朝傳到二世就亡咗喇。先前畀南遷嘅秦國人趙佗喺廣州建立嘅南越國,將廣東大部分地區同廣西東部地區收入版圖。南越境內通行嘅都係秦朝嘅國語,亦即係保存至今日嘅廣東粵語。

香港原來係廣東寶安小漁村,英國殖民地政府自1841年起一手建立栽培,到而家經已有177年。殖民地嘅法定語文係英文(English),民間通用嘅語言就係廣東粵語。而家大部分香港人(HKers)平時使用嘅本地話係香港話/港式粵語(Hongkonglish),由三文多語構成。三文係中文、英文同埋中英及其他語文(Others)混用;三語就係英文、廣東廣州話同國語。普通話係1997年香港交回中國共管治後先至引入嘅。

香港特區政府,強行推動「普教中」,係「客家佔地主」同為咗體現「威權統治」! 點解話普通話寫嘅係殘體字?華夏文字,從來冇簡體字,祇得簡化字。殘體字乃中共傷殘正體漢字嘅四不像。好似無心的「爱」、無人執戈保衛的「国」、姓蕭變姓「肖」。中文亦冇繁體,又係中共病毒杜撰出來對應佢亞茂整餅嘅「簡體」。 2019年中橫空而出嘅洋紫荊一族新港人,講嘅港語‧HONGKONGLISH‧港式粵語,並非純粹廣東話‧CANTONESE。比如CCP VIRUS人傳人,好多國家頒鎖國或者禁足令,有冇喺屋企KEEP FIT同PARTY講SAYONARA?係多種語文混用嘅國際語言,日後梗世界流行!


粵語‧港語‧Hongkonglish‧港式粵語‧新香港人‧NHKers

《香港雜記》〈序文〉

香港雜記,係第一本用唐字寫嘅香港專書,由陳鏸勳所注。

香港雜記,係第一本用唐字寫嘅香港專書,由陳鏸勳所注。呢本書出版時,係大清光緒二十年,卽係甲午年,一八九四年,香港中華印務總局印仿聚珍板。內容係講及香港當時概況,以及開港歷史。成本書分十二章,分別係地理形勢、開港來歴、國家政治、稅餉度支、中西船務、中西商務、中西醫所、民藉練兵、街道樓房、水道暗渠、華英書塾同埋港則瑣言。作者引用英國人嘅沙拔日記,亦有自已實地考察,同引用香港政府嘅統計。

寫書嘅時候,香港只係包括香港島、九龍半島同埋昂船洲。而新界,包括新九龍部份,仲係由廣東省廣州府之下嘅新安縣九龍司所管轄。

出版嘅時候,安撫華民政務司搵過陳鏸勳傾過,要執過幾個字眼,如唔可以用江寧條約所禁嘅夷字,英皇后要更正做英皇帝,同埋中廷抬頭,英廷都要抬頭。呢本書並未改字,但另印更正明示。可見呢本書係香港嘅出版。

《香港雜記》該仿聚珍板,依家存於香港大學。書中稱附十五圖,之不過,香港大學嗰本從缺。圖書館亦有流傳影印本中國廣東暨南大學出版社,出版有《嶺南叢書》,當中都有《香港雜記》。出版時係一九九六年,用簡化字重排,叫《香港雜記.外二種》。排版嘅時候,文章亦由直書改成橫書。文章由莫世祥校注,有改字,亦有斷句,兼加標點。書中亦附有九龍寨城文案同節錄時人有關香港嘅遊記。

港人港語

香港人‧HKers‧講‧Speak‧香港話‧Hongkonglish

香港話 =漢粵英語+漢英文(Hongkonglish)+其他語文(Others)

香港人HKers‧講‧Speak‧香港話‧Hongkonglish
華夏語文 = 漢語 + 粵語 + 漢文(正體字)
现代汉语 =普通话+残体汉文(简体字)

香港話 =漢粵英語+漢英文(Hongkonglish)+其他語文(Others)

百家姓
華人
丟哪媽‧頂硬上
袁崇煥大司馬大將軍

O Ontario‧愛安省

賈是丁·杜魯多(Justin Trudeau)會讓您相信,他的巨額赤字和永無止境的政府支出會刺激經濟。 但是在杜魯多實行了四年政策之後,加拿大正處於本土經濟衰退的邊緣。

12月9日安大略省預算監督機構提出警示:安大略省的支出可能遠遠低於衛生、教育方面的需求;安省進步保守黨政府的支出計劃,有個50億美元的缺口,這筆用於健康和教育的錢,將會在未來幾年內削減,對社會構成鉅大的風險!

省府之所以缺錢,追源溯始,該歸功於兩任自由黨領導,揮金如土、標榜多元化、製造彩虹的政府。揮霍無度的結果令省府累積的債務,高達2,800億元,比大多數第三世界國家還要多。

福特接管了一個省,花了她收入的42%在支付債務利息,45%又投放在醫療保健,試問怎能倖免陷入於社會服務債務危機。幾年才減除不到70億債務,少付些利息,會構成「鉅大的風險」。雪球越滾越大,難度我們不怕雪崩?也許我們會想:雪,不會崩在我的頭上!

然而,僅僅削減資金實在無濟於事。解決問題的方法是提高教育與衛生系統的精益及效率。 醫生可否根據工作量收取合理費用?教員能否付出更大努力來提高教學水平,而不是要求為此付出更多的報酬?不是有許多地方薪資較低但工作繁重的老師在「傳道、受業、解惑」嗎?!

「欠人一文錢,不還帳不完;欠人一分債,不還不痛快」。「公義‧誠信‧和諧」是加拿大的核心價值;我們日常生活開支,行的是信用經濟。一旦信用破產,個人家庭都會崩解!

聯邦自由黨政府災難性的經濟政策,令天然氣、雜貨和家庭保暖等日常必需品價格日高。收入跟不上生活開支。投資者轉移外地,也帶走了工作。 祇是11月,就有71,000名加拿大人了失業。2019年10月的個人破產數字是10年來最高的,這是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最高數字。

賈是丁·杜魯多(Justin Trudeau)會讓您相信,他的巨額赤字和永無止境的政府支出會刺激經濟。 但是在杜魯多實行了四年政策之後,加拿大正處於本土經濟衰退的邊緣。

O‧CANADA‧愛家‧STAND ON GUARD FOR THEE‧守護她

O CANADA ‧ 愛我家

杜魯多將會出席由12月7日開始的施政報告辯論至12月13日國會聖誕休會前完結,就是不上國會山莊見證,也千萬關心電視直播啊!

自由黨在聯邦大選中贏得少數政府惹來家變;魁省大幅增加議席,尋求獨立的呼聲再起;亞省和沙省則慘敗之後,仿效英國「Brexit」(脫歐)一詞的「Wexit」(分加)開始在社交媒體上湧現。

有望連任總理的小杜,選舉結果核實後即走訪各黨領,擺出友善姿態求取支持,希望保住權位。新政府又請總督宣讀了了無新意,全民大派糖的施政報告(Throne Speech)。大灑錢卻對錢從何來隻字不提,繼續「先使未來錢」,既吃子又吃孫!對家人要出走、鬧分家,丁點兒沒有放在心頭!

施政報告除重申競選承諾:加大力度對抗氣候轉變、降低中產階級稅項、加強槍械管制,邁向全民醫藥保健(Pharmacare)及基建投資外,又向其他黨派釋出合作意向,表示會研究新民主黨(NDP)提出的全民牙科保健(Universal Dental Care),以及答應向魁人政團關注的受貿易協定影響奶農作出賠償。總的來說就是向中產、商界和魁省傾斜,以及對西部省分置之不理!

家和萬事興,合家和順也是天下人共同的願望。先輩們艱辛締結聯邦,興建貫過全國鐵路,為的是方便一家人溝通團結。今日個人主義泛濫,利字當頭。然而,除非離群獨居,還是得有個家遮風擋雨的。且翻翻舊帳,看看請個仍舊由聯邦自由黨領導的新少數政府,債臺經已築到多高?再看看她第一份施政報告的建議開支,我們的負債該又再增加多少?

這份聲稱《共同前進》(Moving Forward Together)的施政報告承諾「堅守基於法律(rules-based)的國際秩序」,又會推動我國成為聯合國安理會的成員國。那麼我們的總理又大可競逐聯合國總理了,假如有的話?

聯邦自由黨政府災難性的經濟政策,令天然氣、雜貨和家庭保暖等日常必需品價格日高。收入跟不上生活開支。投資者轉移外地,也帶走了工作。 祇是11月,就有71,000名加拿大人了失業。2019年10月的個人破產數字是10年來最高的,這是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最高數字。

賈是丁·杜魯多(Justin Trudeau)會讓您相信,他的巨額赤字和永無止境的政府支出會刺激經濟。 但是在杜魯多實行了四年政策之後,加拿大正處於本土經濟衰退的邊緣。

杜魯多將會出席由12月7日開始的施政報告辯論至12月13日國會聖誕休會前完結,就是不上國會山莊見證,也千萬關心電視直播啊!

O‧CANADA‧愛家‧STAND ON GUARD FOR THEE‧守護她

不認命‧齊抗爭

生息於錦繡中華大地的無數華夏族群,從來沒有民主國家的觀念。

最接近的祇係儒家理想「天下為公」的「大同世界」。

孫中山先生是第一個稱國家為「民國」的「總統」,然而臨終遺囑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2019年11月24日區議會選舉結朿,洋紫荊一日之間變成黃色,非建制候選人進佔了離島區以外17區的主導地位。「和理非」不與「勇武派」割席之餘,還充分配合,取得豐碩的成果,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奠下了基石。

97年東方明珠暗投以前,香港本來就有和平表達的自由和法制。因此,居民從來都是採用理性、和平的集會、遊行、示威提出訴求,並且反對使用暴力。2013年戴耀廷提倡「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尋求「以法達義」,用公民抗命的方式,為香港爭取民主。「和平佔中」,公民抗命的集會和遊行雖則違法,但是仍然堅守和平的原則。

可是,在佔中運動關鍵時刻,卻出現了以年輕人為骨幹的「勇武派」,推出帶有武力的抗爭行動。於是,勇武派甫出娘胎,便給扣上使用「暴力」進行抗爭的帽子。然而,「武力」和「暴力」,根本上是兩回事。

自「雨傘運動」 以來 的5年,「勇武派」的成員,就這樣被定性為「暴徒」。許多「暴徒」還被拘捕、檢控、判刑,投進了牢獄,服「暴動」罪的刑期。事實擺在眼前,「和理非」也好不了多少。「佔中三子」的發起人戴耀廷從來沒有使用或者鼓吹過使用暴力,還不是給關進牢房,近日才給假釋了出來?陳建民可還得呆在獄中歡慶區選大捷!

甲骨文裡的「武」字是由「戈」和「止」構成的,戈是古代的一種兵器;下面是一隻腳(止)。會合兩字的意思,表示行軍、征伐,就是運用武力解決問題。《說文解字》在註釋「武」字時,引用楚莊王認為打仗的目的不是耀武揚威,而是為了停止干戈解說。

神州大陸,錦繡山河,繼商湯伐夏桀用武力推翻皇朝的是周武王伐商紂。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姬發帶領周與各諸侯聯軍起兵討伐商紂,最終滅商建周。所以,進行革命,必須動用「武力」,以期「撥亂反正」,與「暴力」本質上是「風、馬、牛不相及」!

遺憾的是「和理非」當中的「非」字,剛出現就給配上個「非暴力」的詮釋。於是,堂堂正正的義師,便長久被醜惡化成黨國特別行政區「黑警隊」及「速龍(製暴平亂)小隊」。是非顛倒,黑白混淆,香港地自然烏煙瘴氣!

一字之差,差天共地;和理勇武,原是一體!

經年反送中惡法與防備警暴毒氣毒霧毒液摧殘的菁英俊秀,乃至抗命公民,累積抗暴心得,轉化成抵擋病毒靈方。雖然特區政府包藏禍心、唯主子之命是聽,光復維多利亞港仍然大有可為。

2020年中共又強推《港版國安法》,圖謀掌控侵犯全球。火上添油,終至誅滅中共成為天下共識,更促使人類成為命運共同體。香港是尊崇信奉普世價值群體的前哨,退一步即無死所。自助而後人助,人助而後天助,天人合一,服妖降魔,指日可待。

生息於錦繡中華大地的無數華夏族群,從來沒有民主國家的觀念。最接近的祇係儒家理想「天下為公」的「大同世界」。孫中山先生是第一個稱國家為「民國」的「總統」,然而臨終遺囑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自主命運‧堅定抗爭

家賊與華為

在快要過去的一年裡,中共關押了幾十萬新疆人的集中營被曝光;營內的人被洗腦、毆打、強姦。

在香港,新族群展開了轟轟烈烈的反專制威權政府,光復香港運動。

可是,中共駐加大使叢培武還一再促請「加方深刻反省錯誤」!

孟晚舟在溫哥華千萬豪宅風流快活的過了一年,國會山莊自由黨的官僚政客卻急不及待地跳出來為她的主子出謀獻策了。

我們的新外長尚‧鵬飛在接受國家廣播電台訪問時表示:加中關係進入了關鍵時刻,我們不能再像過去那樣跟中共打交道。話中的過去,說的是過去一年,還是過往許多年呢?

中共對於加拿大應美國引渡請求,逮捕孟晚舟惱怒不已。去年5月份,逮捕了我們的邁克爾·科夫瑞格和邁克爾·斯帕瓦。從6月到11月,我們的肉類出口商被阻撓向大陸發貨。油菜籽生產商也沒有重獲進入中國市場的許可。我們寛厚仁愛的政府,包容了,忍讓了。

但是,這樣突然的轉變也迫使政府重新評估跟中共的貿易和外交關係。新外長認為:我們必須與各界社團,及商人商討建立一個跟中國相處的框架。在這個框架下,加國的利益必須得到凸顯,根本原則、價值觀應當被體現。

然而,前自由黨副總理、研科現任董事約翰‧曼利近日則表示;政府應與中共交換囚犯,才能讓被中共關押的兩名公民回國。麥當勞‧樂而雅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前駐華外交官、對華問題專家查理斯‧伯頓則認為,與中共做人質交換,非常危險,一旦開了先例,今後再有涉及類似引渡案就難辦了。

伯頓又認為:交換人質等於是默許和縱容中共踐踏國際外交和貿易準則,會讓中共對加拿大施暴更加有恃無恐。更為重要的是,與中共做人質交換,會傷害加美關係,對在孟晚舟事件中一直支持加拿大政府的西方盟友來說,也是一種失信。

還有眾多聲音,呼籲政府改變過往寛容忍讓對待中共的策略。前駐華大使趙樸相信,中共政權做出的種種決定令我們別無選擇。「由於我們已經看到我稱作的中國黑暗面,我們不得不承認,它是一個不可靠的夥伴,並且難以相處。」

中共問題專家瑪格麗特·麥凱格-約翰斯頓告訴國家廣播電台,國會山莊應該對中共政權進行強硬制裁。「加拿大可以對中共高級領導人拒簽,甚至沒收或凍結他們在加拿大的資產。」

在快要過去的一年裡,中共關押了幾十萬新疆人的集中營被曝光;營內的人被洗腦、毆打、強姦。在香港,新族群展開了轟轟烈烈的反專制威權政府,光復香港運動。可是,中共駐加大使叢培武還一再促請「加方深刻反省錯誤」!

自2008始華為登陸本土11年,全力在加進行電信網絡通訊基建,又在大學及科研機構及組織鉅額投資,鑽研5G網絡建設,增強及鞏固對我們的監控。 中共《情報法》明令強制企業和個人支持、協助和配合中共情報工作,中共情報機構因而可據此強制企業上交任何個人信息。

去年11月,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 在哈利法克斯國際網絡安全論壇上,敦促特魯多政府禁止華為涉足加拿大5G網建設,認為加拿大華為5G技術,根本上是謀求操控加拿大的「特洛伊木馬」。

渥太華國會山莊至今仍在就華為5G網建設一事進行全面審查,參與審查機構有公共安全部(PSC)、國家安情局(CSIS)、通信安全局(CSE)、全球事務部和科學創新經濟發展部等多個部門。可是審查具體進展和結果如何,軟弱無能的特魯多少數政府卻一直祕而不宣。

設若華為申建我國5G網絡成功,後果無法逆料…. ….

https://www.google.ca/url?sa=i&source=images&cd=&ved=2ahUKEwi1rKK37efmAhVLCc0KHXUFAG0QjRx6BAgBEAQ&url=https%3A%2F%2Fwww.youtube.com%2Fwatch%3Fv%3DrIVr4pG3Q6Y&psig=AOvVaw0LhwgI87x7UwL-G7_lvXMO&ust=1578155252448455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香港經已走上不歸之路,隨後的會是台灣,最終向大陸擴散,令共黨政權解體。

星火燎原;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香港族群之所以長成,是黨國22年來,處心積慮要吃掉香港催生的。

香港經已走上不歸之路,隨後的會是台灣,

最終向大陸擴散,令共黨政權解體。

《城寨‧三不館‧香港人政治清算學》

星火燎原

香港族群之所以長成,是黨國22年來,處心積慮要吃掉香港催生的。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香港族群之所以長成,是黨國22年來,處心積慮要吃掉香港催生的。

香港經已走上不歸之路,隨後的會是台灣,

最終向大陸擴散,令共黨政權解體。

《美國之音‧香港風雲》專訪戴耀廷:從愛與和平到時代革命: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雨傘運動發起人戴耀廷,當年以提出“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聞名,希望推動香港真普選,並在2014年雨傘運動後以“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被判監16個月,在服刑4個月後,於今年8月獲准保釋出獄。美國之音《香港風雲》專訪戴耀廷,請他談談香港民主抗爭如何從五年前的“愛與和平”演變成今日的“時代革命”? 反送中運動如何影響中國的民主化? 香港的下一步又要如何重新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