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錦緣‧壯哉維港

新華社報道,共黨國救火隊長王歧山於8月29至31日南下廣州進行研調;
9月4林鄭放風撤回「送中」惡法。
這個天良盡喪的酷吏,後事如何,實在耐人尋味!

相比之下,香港自6月以來由靈動如水新一代激發的「反送中」公民示威,進展至不合作及逆權抗爭運動,直是悲壯。以專上學生為骨幹的菁英俊秀,輔以乳臭未乾的中學生,冒著槍林彈雨棍棒交加的粗暴打壓,奮戰不懈。更有6位黛綠年華的烈士,以死明志,激勵士氣,驚天地,泣鬼神。以百萬計公民接二連三在烈日和暴雨下參加大遊行,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姿態,支持前線的勇武抗爭與訴求!

香港特區政府傾盡全力並且得到中央支持,意圖實現對地球上五份之一或以上的華裔人口,進行監控修訂「罪犯引度條例」的陽謀。陰差陽錯之下,演化成影響共黨存亡的危機。今上更下了死命令,敦促香港特區政府必須以強暴手段,在共黨國七十大慶之前將事件處理掉。

唯中央之命是聽的地方政府,遂由動用警察,防暴隊,用警棍、胡椒噴霧、催淚煙,布袋海綿橡皮子彈對付在港九新界參與運動民眾;演進到在新界地區,官警商鄉黑聯手,無差別恐怖襲擊民眾。特區政府與警隊袖手旁觀,無所作為以外,還反對成立獨立委員會對事件進行全面調查,以及刻意維護警隊濫用職權、暴力和失職的責任。

7‧21在元朗南區無差別攻擊大恐襲發生後,警方雖然拘捕了10餘涉事白衣份子,當中過半涉嫌為黑社會。特區政府,中聯辦與其附庸,以致於共黨外交部及國安部,異口同聲,讉責暴力。然而,誰在施行?怎樣行使?兩個政府怎樣應對?就含混其辭,不甚了了。

中共黨媒與黨部清清楚楚的暗示或明言,中央或地方政府,大可引用基本法14及或18條,派遣人民子弟兵到港平亂。到時,您就是沒有被殺傷,秋後算帳,會給上個甚麼罪名?香港公民的逆權抗爭於是運動提升至全民不合作的高度。立秋之後,九月便出現罷課、罷工、罷巿全民與政府對決的局面。

粗暴鎮壓與白色恐怖每天提升,政府鐵了心要將逆權抗爭公民置諸死地。共黨政府與其附庸及奴婢隸役,有大陸廣大腹地可退,愛港護港公民,退路何在?

新華社報道,共黨國救火隊長王歧山於8月29至31日南下廣州進行研調;9月4林鄭放風撤回「送中」惡法。這個天良盡喪的酷吏,後事如何,實在耐人尋味!

作者: Boss & Helen Lin

隨緣順心 ‧ 快活優遊 立己達人 ‧ 退而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