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向自由 ‧ 上

逃亡,好聽一點叫做移民。移民有選擇的自由,逃亡則純屬被迫。移民,是找個理想的地方過理想的生活,而逃亡就是不能夠在那個地方活下去了!

中國大陸自從赤化變色以來,逃亡潮從未間斷。中華民國撤退到台灣,是政府的大逃亡,平民大眾祇是為了自尋活路。1949年中共建立政權,說甚麼「中國人民站起來了」,實情是「中國人民得逃亡了」。父親就是因為新政權搜捕資本家,連夜趕搭內河船撤退往澳門。自己要在父親撤退近三周後,才在廣州家裡,由執媽接生。直到六年後的夏天,母親才為我準備了個小籐箱,裡面載了幾件替換的衣服,買了張船票,託了個船上的茶房,把我寄去澳門跟隨父親。然後,在澳門唸完小學三年級的暑假,父親又把我帶到香港去。

在香港生活成長,就業成家,不到四十年,又因為香港得回歸中共管治,我選擇了步父親的後塵,遷地為良,移居加拿大。料想不到的,是香港在黨中央全面控制、特區政府強橫統治之下二十年,竟然出現了第二次移民潮。港人除移民台灣人數多年持續上升外,移居加拿大的數目近幾年亦出現明顯上升趨勢。加國移民部資料顯示,2014年抵埗的有708人,2015年增至964人,增幅超過35%;2016年第一季,經已有300港人到來,與去年同期的162人比較,激增超過80%;同期申請移民加拿大的港人,也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7%,達345人。

中國大陸同樣出現了八九六四民運後又一波逃亡潮,和香港不同的是,逃亡的可不是一般小巿民,而是仍然留存了人性與良知的知識份子。英國《衛報》最近報導,大批知識分子用盡一切可以移居西方的辦法,逃離中國。紐約大學中國法學權威孔杰形容這股「逃亡潮」仿似德國納粹時代,大批猶太精英出走美國,追求自由!

五千年來深植於華人的遺傳基因,在平民百姓的是「委曲求全」與「逆來順受」,在王侯公卿大夫的是「明哲保身」及「看風駛𢃇」,絕少擁有積極反抗強權的基因。中共建國67年,實行強暴統治,大陸鮮有站起來聲討毛澤東與鞭撻中共政權反人性、反科學與反民主的人,尤其是知識份子!

作者: Boss & Helen Lin

隨緣順心 ‧ 快活優遊 立己達人 ‧ 退而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