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向自由 ‧ 下

中國大陸赤化以來,知識份子之所以噤若寒蟬,是中共針對知識份子進行馴服滅絕的必然結果。共產黨利用國家機器對人民進行專制統治,用的是由黨直接控制人民的辦法。近九千萬共產黨員,組成無數細胞組織,滲入民間,無處不在,對人民進行滅絶人性的洗腦活動;又用威迫利誘的方法馴服人民,再利用人民監視人民。

這個中央集權的黨國,黨員絶對服從支部,地方服從中央,中央服從領袖。黨還直接控制所有國家機關,無論是人民代表大會、政府行政機關,上自國務院部委,下至省、縣、鄉、鎮各級政府,法院、軍警、維穩、城管、公安、企業、社團、傳媒,全部派駐黨委。黨委權力高於一切,只服從與執行上級黨委的指導及命令。黨就是這樣把政治、經濟、教育、文化、民生及社會生活牢地控制住。在毛澤東時代,甚至干涉到人民的家庭生活及個人自由,文革時孩子們甚至喊出了「爹親娘親,不及毛主席親」的政治口號!

中共自1949年取得政權後,馬上對社會上的反黨階層進行了有計劃的整肅與清洗,依次是國民黨份子、地主、富農、私人企業東主、黨內反對份子及知識份子。當中,黨內的鬥爭和對知識份子的清除,從未間斷。中共為鞏固專制獨裁統治,對傳統知識份子採取馴服及趕盡殺絶的嚴苛手段。孔子推崇「天下為公,世界大同」,孟子主張「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認為「民為邦本」,雖然與「主權在民」的民主思想還有距離,但是反對「一黨專政」、「強權統治」肯地是不會認同,甚或反抗的。於是,在國民黨統時代在台海兩岸三地享有盛譽的大陸文學、藝術家以及世界級教授,1949年後大多星沉影寂,避談政治民生兼且不再創作。

1957年毛澤東提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鼓勵跟隨共產黨的民主派積極參與5月1日開展的「大鳴大放」運動,「引蛇出洞」。隨後在6月8日的人民日報,發表了對「大鳴大放」運動的民主言論及組織進行批判〈這是為甚麼〉的社評,展開了為期一年的「反右派運動」,對黨內民主派知識份子全面清算及整肅!

再經歷長達十年的「文化大革命」,以仁義為本的傳統中國文化精神,幾近於被連根拔起。知識份子想要保存華夏文化,追求民主人權,維護生命尊嚴,奔向自由就是唯一選擇!

 

 

奔向自由 ‧ 上

逃亡,好聽一點叫做移民。移民有選擇的自由,逃亡則純屬被迫。移民,是找個理想的地方過理想的生活,而逃亡就是不能夠在那個地方活下去了!

中國大陸自從赤化變色以來,逃亡潮從未間斷。中華民國撤退到台灣,是政府的大逃亡,平民大眾祇是為了自尋活路。1949年中共建立政權,說甚麼「中國人民站起來了」,實情是「中國人民得逃亡了」。父親就是因為新政權搜捕資本家,連夜趕搭內河船撤退往澳門。自己要在父親撤退近三周後,才在廣州家裡,由執媽接生。直到六年後的夏天,母親才為我準備了個小籐箱,裡面載了幾件替換的衣服,買了張船票,託了個船上的茶房,把我寄去澳門跟隨父親。然後,在澳門唸完小學三年級的暑假,父親又把我帶到香港去。

在香港生活成長,就業成家,不到四十年,又因為香港得回歸中共管治,我選擇了步父親的後塵,遷地為良,移居加拿大。料想不到的,是香港在黨中央全面控制、特區政府強橫統治之下二十年,竟然出現了第二次移民潮。港人除移民台灣人數多年持續上升外,移居加拿大的數目近幾年亦出現明顯上升趨勢。加國移民部資料顯示,2014年抵埗的有708人,2015年增至964人,增幅超過35%;2016年第一季,經已有300港人到來,與去年同期的162人比較,激增超過80%;同期申請移民加拿大的港人,也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7%,達345人。

中國大陸同樣出現了八九六四民運後又一波逃亡潮,和香港不同的是,逃亡的可不是一般小巿民,而是仍然留存了人性與良知的知識份子。英國《衛報》最近報導,大批知識分子用盡一切可以移居西方的辦法,逃離中國。紐約大學中國法學權威孔杰形容這股「逃亡潮」仿似德國納粹時代,大批猶太精英出走美國,追求自由!

五千年來深植於華人的遺傳基因,在平民百姓的是「委曲求全」與「逆來順受」,在王侯公卿大夫的是「明哲保身」及「看風駛𢃇」,絕少擁有積極反抗強權的基因。中共建國67年,實行強暴統治,大陸鮮有站起來聲討毛澤東與鞭撻中共政權反人性、反科學與反民主的人,尤其是知識份子!

中國人民站起來了

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振臂高呼:「中國人民站起來了」!

解放仔也在月內,在五羊城家中,由「執媽」接生,與「新中國」一起成長。

解放仔在廣州出生,祖藉廣東省順德縣,雖然遠祖係關外額上有龍準的女真族人,近稱滿州人,說自己是中國人應該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吧;然而,日後卻發現自以為是的身份大有問題,問題是他離開了出生地,又沒有出生證明!

問題是在解放仔九歲時跟隨父親前往香港,申請入讀官立學校才出現的。學校要求他出示出生證明,才可以辦理入學註冊手續。於是,母親惟有帶他上律師樓辦張宣誓紙,然後經法庭認證,他才有了出生日期和地點的證明文件。

只是,不知道為甚麼,母親在宣誓時,說他是在唸小學一至三年級的澳門生下來的;還有,登記的出生日期是農曆而不是公曆,不過,這是可以理解的!

再出問題是在解放仔申請香港身份證的時候,既沒有中國,也沒有澳門或者香港的出生證明,國藉欄該填上甚麼?結果,解放仔就只是得到了香港永久居民的身份,國藉嗎?是沒有的,那個欄上只是填上:No proof,沒有證明。

直到半個世紀後,解放仔移居加拿大,在安大略省士嘉堡政府合署法庭,宣誓向英國和加拿大效忠,才得到一個有國家承認的公民身份!

夜望星空,地球村不過是微塵,人就更渺小了,卻竟然建立了幾百個國家

67年轉眼便過去,中國人民站起來了嗎?

中英聯會聲明,約定97年香港回歸中國,落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特別行政區;外加當時中國最高領導人鄧小平「香港維持現狀,五十年不變」、「馬照跑、舞照跳」的指示,「東方之珠」理應是繁榮昌盛,歌舞昇平的!

現實卻是,香港回歸 20年後就淪為大陸黨國的一個城巿!

中國人民是站起來的多,還是倒下去的多?

另一個現實是,新中國成立及香港回歸以後,愈來愈多中國人移居外國,而美國、加拿大就成為最大的受惠國;在加拿大,經已有過百萬華裔加人站起來成國家主人,通過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自由選擇自己服務的政府。